profile

Soking

Soking 來信:設計教育 Chill Chill 聊的幾點收穫

Published 10 months ago • 1 min read

哈囉,朋友

上個月我舉辦「Soking 來信 100 AMA 直播講座」的時候,在這個過程有朋友在線上問到我對於投入設計教育的看法。

這個議題在直播上實在是聊不完,我便與幾位對於設計教育感興趣的設計師朋友,揪了一團互相分享,靈感來自於好朋友小金魚在她的日更團中的 Chill Chill 聊。

我準備了三個簡單的題目:

1. 為什麼會對設計教育感興趣?

2. 曾經嘗試過什麼?

3. 希望能在什麼情境下運用?遇到過什麼問題?

沒想到第一題就一發不可收拾,話匣子打開就聊完一個下午了。

因此想整理成文章,跟你分享幾個我在這次設計教育 Chill Chill 聊的過程觀察到的收穫。

  • 透過教育增加、延伸設計的組織內影響力
  • 設計師遇到的彼得原理:兼職 PM
  • 身為設計師的中年危機

▋透過教育增加、延伸設計的組織內影響力 ▋

這次聚會的分享者們聊到開始接觸設計教育的契機,幾乎不約而同的提到了組織內影響力。

當你身為一人設計師的時候,組織內大多數的人其實是不知道該如何運用設計師的超能力的。

你要引導老闆的認知,讓他將你放在對的位置上發揮,也幫老闆建立正確的期待,了解設計解決問題的過程所需要的資源與空間。

特別是有許多人身處在全部都是工程師的團隊中,身為唯一的設計師參與開會的時候,可能聽到的都是漫天飛舞的技術語言。

教育老闆、教育工作伙伴、教育不同專案交手的客戶,這幾乎是設計師們的日常,因為重要的不僅僅是結果,而是沒有了解過程,幾乎就不會出現被期待的結果。

▋設計師遇到的彼得原理:兼職 PM ▋

有非常高比例的參與者都兼職過 PM,理由不外乎「公司沒 PM」、「沒有人做這件事情」、「PM 忙不過來」等等。

根據我自己的體感,多年來與許多 PM 聊天,PM 有常見的三大轉職來源:行銷、技術、設計師。

行銷轉 PM 的人通常是因為經常擔任需求方也較為熟悉商業語言。

技術轉 PM 的人多半是因為擅長解決問題,逐漸承擔更廣的職責。

設計師轉 PM 的人,呃,我總認為是擅長觀落陰,在不確定怎麼辦比較好的情況下,將想像視覺化非常符合人性的需求。

也有設計師分享他是繼續延伸對於「設計」的觀點,譬如設計工作流程、引導一場會議、規劃新人的 Onboarding 體驗,設計師的超能力不僅僅是在視覺圖形上的表現,還有更廣闊的空間。

▋身為設計師的中年危機 ▋

很意外設計教育這個議題,延伸出大家對於自己職涯持續發展的焦慮話題。

如果我不去追尋更大的公司、更好的待遇,我還可以追求什麼?

如果我不打算去國外發展,我還能夠做什麼?

如果我花費了這麼多心血在公司內打造了設計環境,這一切有一天還要再重來一次嗎?

踏上設計教育的這條路線,對我而言本來是人生 ABZ 計畫中的 Z,一個我在專案工作以外的 side project,用來逃避壓力的。

但我從這個人生 side project 中逐漸汲取成就感與自我實現,越玩越認真的情況下,教育成為我目前重要的人生路線。

這個議題也延伸出許多人都有接觸正念、諮商、命理的話題,現實的高牆太苦了,需要一點身心靈與玄學調劑心靈。

以上是這次聚會的隨筆記錄,分享給你。

也希望你能找到讓自己的身心平衡的生活方式。

by Soking

Soking

千綺創意設計 Co-Founder / 產品設計總監,目前經營軟體領域的體驗設計顧問公司,也從事 UX 教學,喜歡以工作坊形式,引導你體驗 UX 領域的專業知識。 工作聯絡:service@soking.cc

Read more from Soking

哈囉,朋友 透過語言交談,是我們認識別人很重要的一種方式。 身為創業者,我們經常要親自了解顧客,才能做出重要的商業決策。 身為專業工作者,我們要了解需求方的期待,才能交付有價值的工作成果。 ▋語言是我們人類物種的超能力 《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說:人與人之間,透過虛構神話,成就了合作能力與想像力,成為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物種。 語言開啟我們與他人合作的能力。 語言也超越時間地域的限制,讓想像力承載我們的文明。 但語言之中也隱藏許多陷阱。 《快思慢想》的作者康納曼,以心理學家的身分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讓行為經濟學這門領域在世人面前廣為人知。 康納曼說:人不是理性的,充滿各種偏誤。 我們隨口說出來的話,往往省略了許多前提。 又或者,我們將自行腦補的情節當做真確事實,再度傳播出去。 更容易踩到的陷阱是,我們過度誇大某一次負面的經驗,將單一案例視為全世界都這樣。 ▋訪談,需要刻意練習的技術 語言既是我們人類物種的超能力,文明進化之鑰。 語言又是我們的巴別塔詛咒,一萬個人可能會認知到一萬種不同的現實。 因此「訪談」是一門需要刻意練習的關鍵能力。 訪談是採摘語言的技術。...

2 days ago • 1 min read

哈囉,朋友 當我們迫切想要提昇商業競爭力,會怎麼做呢? 最常見的就是大打廣告,雖然我不知道誰會成為顧客,但更多人看見總是好的。 另外一個作法就是不斷改善自己的產品服務,深信東西好就能賣。 這兩個作法有時候看起來有效,有時候在浪費錢,為什麼呢? ▋矇著眼睛投廣告等於閉上眼睛燒錢 在久遠的年代前,行銷廣告的媒介只有「大眾傳媒」。 當時流傳的一段話是這樣說:「我知道打廣告有一半的錢會浪費掉,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半。」 不知道要對誰行銷,因此廣而告之。 就像派工讀生將廣告傳單塞進每戶人家的信箱一樣。 但我可以塞,我的競爭對手也可以塞,其他不同產業的商家也能塞。 最後大家都拼命塞廣告進入信箱,廣告就成為視而不見的一疊垃圾廢紙。 ▋在解決問題的路上佔據一席之地 不要誤會,我不是反對廣告。 我有意見的是「盲目」灑廣告燒錢。 那什麼是有效的廣告呢? 我們要把有用的資訊,放在顧客解決問題的必經之路上。 例如我們去逛百貨公司的時候,想要順便在這邊解決用餐的需求。 因此在百貨公司的重要走道或電梯等必經之路上,很輕易就能發現各個樓層有哪些餐廳訊息。 這就是順著顧客的期望,在他解決問題的路上,提供有用的資訊。...

9 days ago • 1 min read

哈囉,朋友 從事 UX 領域的工作者,多半都對於心理學相當熟悉以及感興趣。 甚至有不少朋友過去所念的科系就是心理學相關。 創造這個領域的唐諾曼老爺子,就是認知心理學領域的科學家,專長是研究人類為什麼會犯錯。 但認知心理學研究感官如何輸入外界資訊,以及觀察行為如何發生。 所以將心理活動視為黑盒子,主要討論可以客觀觀察的現象。 因此也會看到一個說法,就是「體驗」是無法設計的。 因為體驗是描述心理活動的用語。 明明是叫做「用戶體驗設計」的專業領域,卻說體驗是無法設計的。 是不是覺得很彆扭矛盾呢? ▋知道自己的不知道 在職涯過程中,我是先成為了產品設計者,前期一路憑直覺以及參考前人作法來解決問題。 直到創業時期的大卡關,才意識到自己的認知不足。 在到處尋找解方的過程中,認識了「UX」以及「設計思考」這些設計領域的方法論。 發明「設計思考」這個方法論的知名設計顧問公司 IDEO,也是近代產品設計理念中,將人類學、社會學的質性研究方法帶入產品設計領域的先驅者。 在《我們的行為是怎樣被設計的》一書中,談到 IDEO...

16 days ago • 1 min read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