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Soking

Soking 來信:一個產品人的極限,同理心是我們專業的瓶頸

Published 23 days ago • 1 min read

哈囉,朋友

當我們從事產品設計的工作之後,遲早有一天,都會碰上一個瓶頸。

這個瓶頸的名字叫做「同理心」。

▋當「我」不再是使用者

過去我曾經跟朋友一起創業,做健身領域的飛輪健身 APP。

用現在的方式來說,就是有一個 AI 語音教練,會根據用戶挑選的歌單,自動生成教練課內容。

用戶要做的事情,就是決定今天想要的運動強度,然後從手機裡面挑選歌單。

剩下的就是騎上飛輪,播放音樂,然後聽 AI 教練的引導,痛快的流汗。

聽起來很美妙,非常簡單。

健身知識的專業方面也找了國內頂尖的教練合作。

技術方面,一起創業的技術夥伴在那個年代,硬幹了一套音樂曲風分析的資料庫。

爬了百萬首音樂歌單進行分析。

甚至夥伴自己寫了一套教練語音組合的演算法,還申請到了專利。

聽起來真的很厲害。

但唯一遇到的問題就是,我們都是阿宅,平常不運動的。

所以其實我不知道,誰會需要這樣的產品。

這個付費 APP 我們賣 90 元,但我廣告投下去每次安裝成本是 200 元。

更慘的是,大多數的用戶幾乎都只開啟了一兩次,就再也不使用了。

▋認知就是我們的天花般

怎麼辦呢?

當時的我,年輕氣盛,是一個數據派的 PM。

基本上是憑著直覺在做產品決策,然後看數據來進行調整。

但新創產品的下載量這麼可悲,哪來的數據做分析?

業界最常見的招,就是觀察競品怎麼做,但全新品項的產品,哪來的競品參考?

我又是個動漫阿宅根本沒在運動,又何來的健身產業商業直覺?

頭已經洗下去創業,什麼都不做,也是在燒錢。

硬著頭皮投廣告,也是賠錢。

要說繼續修改產品嗎?

我沒有把握繼續調整產品,就能夠賣得好。

創業真的既真實又殘酷,我的認知就是我的天花板。

遇到認知不足的情況,一下子就沒招了,所有的掙扎都是瞎搞。

過往的自信也在這個時候崩潰。

我感覺產品厲不厲害,跟顧客會不會買這個產品,真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痛過才了解什麼是用戶需求

當我承認自己的認知不足,也醒悟自己根本就不懂用戶之後。

才意識到自己必須謙卑的向市場學習,好好去認識在這個市場裡面的人的樣貌。

陸陸續續我們訪談了許多運動產業中的角色。

我的認知也不斷被洗臉。

例如賣飛輪器材的廠商告訴我們,這些器材買回去三個月後,命運都是變成曬衣架。

大多數的人買了這些產品只是「想要」,但沒有真的需要。

所以下載了我們 APP 的人,才會只開啟一兩次之後,就沒有之後了。

隨著我們訪談了各式各樣的人之後,我也不斷在調整廣告投放方向。

後來找到了一群精準的目標受眾。

原本針對所有對運動有興趣的人投放廣告,安裝成本平均是 200 元。

但換了這群更精準的受眾投放之後,安裝成本居然狂降到 18 元!

這群受眾還特別的狂熱,經常性的開啟使用。

到底是誰,動輒需要 60 分鐘的進行高強度運動或間歇練習呢?

到底是誰,一個禮拜有三、四個晚上會狂熱的進行室內騎乘訓練呢?

啊,原來是有在玩三鐵的人。

他們通常會提早一年就決定好要報名哪些賽事,因此會有維持體能或持續鍛鍊的需求。

但因為天氣因素,或沒辦法常常去戶外訓練,因此很習慣用室內訓練代替。

騎乘訓練的時候搭配適當的音樂會相當有感覺。

甚至有人會專門在 Youtube 上編輯自己的訓練歌單。

知道了「用戶需求」,再來看產品的使用情境,一切突然合情合理。

所以我們的產品廣告投放給那些運動器材變曬衣架的人看,頂多引發他們的罪惡感。

但我們的產品廣告投放給那些三鐵玩家看,他們欣喜的發現新玩具。

▋同理心是了解對方如何做出選擇

研發一個產品的風險與代價非常高。

因此先研發了才來找市場,本質上是在賭命。

但如果我們是了解目標受眾的需求之後,再針對他們想要的用途來提供產品服務,就能大幅度的提高勝率。

了解用戶需求這件事情的本質是同理心。

同理心聽起來很玄,我們真的有可能百分之百了解別人嗎?

不需要。

我們要同理的是人們會遇到什麼樣的處境。

例如「教育」可能是一個大議題,直接談教育領域的用戶需求很容易變成空話。

但如果我們細分情境,例如上小學之前的學齡前教育呢?

明確具體的限縮情境後,就很容易辨別在這個特定情境中,用戶會有哪幾種類型的動機。

我們要同理的是不同認知程度的人們會怎麼看待選項。

對於同一個選項,小白用戶以及專家用戶,他們的理解是不同的。

我們要同理的是人們工作與生活的模式。

從人們的行為模式中,尋找我們的產品服務如何取代他們原本選項的接觸點。

用戶身處的情境、他們如何看待選項、行為模式中的接觸點。

這些才是我們要同理的目標。

我們要了解的是目標受眾如何做出行動、做出選擇的邏輯。

▋結語

在社群上看到電商陪跑教練狼大所寫《一個行銷人的極限》一文,相當有感覺。

因此也想呼應對於這個議題的個人觀點。

身為產品設計者,我們的極限就是自己的認知。

正因為我們所設計的產品所服務的目標族群,可能超出我們的生命經驗。

因此認知到「我」不是使用者,是很重要的一課。

侷限在自己生命經驗中做產品,成功了是幸運,失敗了是命運。

那麼我們能不能換個角度,主動的去探索機運呢?

by Soking

Soking

千綺創意設計 Co-Founder / 產品設計總監,目前經營軟體領域的體驗設計顧問公司,也從事 UX 教學,喜歡以工作坊形式,引導你體驗 UX 領域的專業知識。 工作聯絡:service@soking.cc

Read more from Soking

哈囉,朋友 透過語言交談,是我們認識別人很重要的一種方式。 身為創業者,我們經常要親自了解顧客,才能做出重要的商業決策。 身為專業工作者,我們要了解需求方的期待,才能交付有價值的工作成果。 ▋語言是我們人類物種的超能力 《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說:人與人之間,透過虛構神話,成就了合作能力與想像力,成為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物種。 語言開啟我們與他人合作的能力。 語言也超越時間地域的限制,讓想像力承載我們的文明。 但語言之中也隱藏許多陷阱。 《快思慢想》的作者康納曼,以心理學家的身分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讓行為經濟學這門領域在世人面前廣為人知。 康納曼說:人不是理性的,充滿各種偏誤。 我們隨口說出來的話,往往省略了許多前提。 又或者,我們將自行腦補的情節當做真確事實,再度傳播出去。 更容易踩到的陷阱是,我們過度誇大某一次負面的經驗,將單一案例視為全世界都這樣。 ▋訪談,需要刻意練習的技術 語言既是我們人類物種的超能力,文明進化之鑰。 語言又是我們的巴別塔詛咒,一萬個人可能會認知到一萬種不同的現實。 因此「訪談」是一門需要刻意練習的關鍵能力。 訪談是採摘語言的技術。...

2 days ago • 1 min read

哈囉,朋友 當我們迫切想要提昇商業競爭力,會怎麼做呢? 最常見的就是大打廣告,雖然我不知道誰會成為顧客,但更多人看見總是好的。 另外一個作法就是不斷改善自己的產品服務,深信東西好就能賣。 這兩個作法有時候看起來有效,有時候在浪費錢,為什麼呢? ▋矇著眼睛投廣告等於閉上眼睛燒錢 在久遠的年代前,行銷廣告的媒介只有「大眾傳媒」。 當時流傳的一段話是這樣說:「我知道打廣告有一半的錢會浪費掉,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半。」 不知道要對誰行銷,因此廣而告之。 就像派工讀生將廣告傳單塞進每戶人家的信箱一樣。 但我可以塞,我的競爭對手也可以塞,其他不同產業的商家也能塞。 最後大家都拼命塞廣告進入信箱,廣告就成為視而不見的一疊垃圾廢紙。 ▋在解決問題的路上佔據一席之地 不要誤會,我不是反對廣告。 我有意見的是「盲目」灑廣告燒錢。 那什麼是有效的廣告呢? 我們要把有用的資訊,放在顧客解決問題的必經之路上。 例如我們去逛百貨公司的時候,想要順便在這邊解決用餐的需求。 因此在百貨公司的重要走道或電梯等必經之路上,很輕易就能發現各個樓層有哪些餐廳訊息。 這就是順著顧客的期望,在他解決問題的路上,提供有用的資訊。...

9 days ago • 1 min read

哈囉,朋友 從事 UX 領域的工作者,多半都對於心理學相當熟悉以及感興趣。 甚至有不少朋友過去所念的科系就是心理學相關。 創造這個領域的唐諾曼老爺子,就是認知心理學領域的科學家,專長是研究人類為什麼會犯錯。 但認知心理學研究感官如何輸入外界資訊,以及觀察行為如何發生。 所以將心理活動視為黑盒子,主要討論可以客觀觀察的現象。 因此也會看到一個說法,就是「體驗」是無法設計的。 因為體驗是描述心理活動的用語。 明明是叫做「用戶體驗設計」的專業領域,卻說體驗是無法設計的。 是不是覺得很彆扭矛盾呢? ▋知道自己的不知道 在職涯過程中,我是先成為了產品設計者,前期一路憑直覺以及參考前人作法來解決問題。 直到創業時期的大卡關,才意識到自己的認知不足。 在到處尋找解方的過程中,認識了「UX」以及「設計思考」這些設計領域的方法論。 發明「設計思考」這個方法論的知名設計顧問公司 IDEO,也是近代產品設計理念中,將人類學、社會學的質性研究方法帶入產品設計領域的先驅者。 在《我們的行為是怎樣被設計的》一書中,談到 IDEO...

16 days ago • 1 min read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