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king 來信:設計者心態的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哈囉,朋友

我很喜歡電影《一代宗師》之中一段台詞,提到習武之人經歷的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除了這段話讓人不明覺厲之外,也同時引導著我思考走上產品設計這條路的自己,經歷過哪些內在動機的轉變,才逐漸接受「以用戶為中心」的設計觀念。

因此我想透過這個三階段框架,與你分享我了解自己身為設計者的過程。

▋見自己:挖掘內在的渴望 ▋

坦白說,一開始我只是想要抒發自己無時無刻從腦袋中湧出的想法。

從小我在看書、打電動、逛網路的過程中,腦袋無法停止著做白日夢,總是一面體驗別人的設計,一面幻想著如果我來設計這個東西,應該可以如何調整。

這個階段的心態是傲慢的,無來由的對源源不絕的想法感到自豪,尤其是在費盡千辛萬苦弄出了一個自己想法的東西之後,對於不理解自己在做什麼的外人,會下意識的感到排斥,認為對方沒有眼光,看不懂自己的想法。

這個時候的自己,慾望集中在自我表達上,對於用戶的體驗是苛刻又自私的。

具體表現在設計遊戲或網路產品時,會添加許多繁複的規則,又或者任意違背自己定下的規則,因為比起用戶體驗的一致性,享受創造者的上帝視角才是我的在乎。

雖然聽起來糟糕的一面比較多,然而,如果我沒有經歷這段盡情抒發自己想法的歷程,我認為也沒辦法看懂自己渴望什麼。

沒有了想表達的動機,失去了輸出的慾望,這條路也走不下去。

▋見天地:對生態系的覺察 ▋

察覺到下一個階段的契機,是我經常意識到,原來我不是唯一一個想到類似事情的人。

可能我想過某類遊戲可以這樣設計,這世界上已經有人實踐過了。

可能我想過某類產品可以這樣規劃,但我不知道該如何下手,過不久看見有人打造出來了。

原來不是只有我有想法。

原來這些想法即使想到了做出來,也不一定有什麼卵用。

我意識到自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有想法而做某些事,沒有去看見我所做的事情對這個世界有什麼意義。

直到另外一個契機,是當我踩到了風口。

雖然我在做的是滿足自己慾望的行為,但第一次踩到風口起飛的過程,有著不切實際的感受,我做的事情品質還是一樣,但產生的影響被放大了百倍、千倍,彷彿自己駕馭著力大無窮的機甲。

然而當事情成長到脫離小打小鬧的階段之後,各種現實的條件接踵而來。

我很痛苦的發現,即使是我覺得有價值的事物,不一定能在這個世界上持續維持下去,那個維持下去的代價超乎原本的想像。

例如一樣是辦活動,租個小樹屋舉辦 10 人的讀書會,跟維持一個幾千人長期互動的讀書社群,所需要面對的複雜度是不同的。

接觸到現實的壁壘,意味著自己打造的事物的影響力開始在某個程度上也成為改變現實的力量,而這些影響力該遵守的規範已經早早有人定義了遊戲規則,無論是道德框架、具體的法律條文,亦或是各個領域的潛規則。

意識到自己覺得很了不起的成就,也只是池塘裡的一滴水之後,更迫切的希望看懂更多東西,有時候不是為了找到利用環境的方式,更多是恐懼失去一切,感覺自己的渺小。

▋見眾生:我在乎你的在乎 ▋

當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經歷起起落落之後,才意識到最重要的規律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技術、也不是我有想法、更不是生態系如何的觀察,而是人心。

當一個事情吸引到一群堅定的人之後,形成了我群。

有著強烈信念的我群,會吸引其他相似的人,而缺乏信念的人也會被聚集的人們吸引。

當我在乎最初的一群人在乎什麼之後,我們的信念與願景匹配,即使最初被創造出來的事物在外人眼中像是垃圾,但對於我群之中的人來說,這是與世界上最在乎他們的人所共同創造出來的珍寶。

信念成為了模式,我群的模式成為一種世界觀,重新定義事物價值的排序。

直到這裡,我才能理解「以用戶為中心」的設計理念,為什麼是有價值的,因為我在乎你的在乎,設計者與參與者一起締造出我們想要生活的世界樣貌。

▋結語 ▋

這三個階段對我而言並不是單向的,而是交織混雜在一起,在不同領域的事物上有強有弱。

比方說我依然會有各種滿足自己慾望的 side project,動機相對單純,追逐各種自己感興趣的事物。

我也希望自己打造的事物能夠持續的在這個世界上產生影響力,因此不斷跟各種有形無形的社群、規範、制度、組織打交道。

而在見眾生的這條路上,我還在學習如何引導與成就他人,並且因勢利導,讓有意義的事物不只是曇花一現,而能夠持續的締造改變,成就我群。

我很喜歡漫畫《大東京玩具箱》裡面的一句台詞:「我們花費了這麼多心血打造的事物,如果對人們沒有任何影響,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這是我對自己身為設計者的階段性反思,也分享給你,期盼能幫助你走得更長遠,獲得自己想要的改變。

by Soking

Soking

千綺創意設計 Co-Founder / 產品設計總監,目前經營軟體領域的體驗設計顧問公司,也從事 UX 教學,喜歡以工作坊形式,引導你體驗 UX 領域的專業知識。 工作聯絡:service@soking.cc

Read more from Soking

哈囉,朋友 如果你在工作上要去執行需求訪談,相信也曾遇過不耐煩的受訪者。 尤其是主管位階的大忙人,特別沒耐心受訪。 或許你會想,可能是自己的職稱不夠高,所以對方才不耐煩。 但換個情況,如果我們是主管,然後總是對於跟位階低的人講話不耐煩。 那這樣要如何領導其他人呢? 所以有沒有一種可能,不是我們位階低,而是對方感覺這次的談話是沒有用的。 就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最常見以下幾種狀況: 同樣事情他已經講了一百遍 沒有人可以了解他在幹嘛,忙得喘不過氣 你想訪談的東西他覺得跟他無關 因此我想與你分享一下,這幾類狀況的訪談應對策略。 ▋狀況一:同樣事情他已經講了一百遍 除非對於一件事情有使命狂熱,講個千遍也不厭倦。 不然任誰同一件事情講十次以上應該都會超級不耐煩吧? 講了十幾遍之後,他覺得自己已經付出了沈重的代價。 然後此時再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這情況簡直糟得不能再糟糕了。 因為有更多的事情得從頭講起。 那該怎麼辦呢? 讓對方意識到你也付出了一些沈重的代價,但沒有找到答案,所以來到了他的面前。 例如對方跟組織內的同事講過許多次了。...

哈囉,朋友 原本預計今天寫給你們的一封信,被我收進了草稿匣,因為變成了奇幻小說,而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你們介紹而不顯得突兀。 如果你有追蹤我的臉書,最近的我,正處於內在衝突的自我整合歷程,因此不斷萌發各種念頭,看起來不太像在說人話,先跟你們抱歉。 我想改成與你分享,最近我們團隊正在籌備的一場直播講座的調查狀況。 這個調查主題是關於「side project」,當你接觸網路軟體產業之後,或多或少應該聽過這件事情。 有些人想透過 side project 來提升自己的能力,有些人想透過 side project 打造屬於自己的解決方案或工具,有些人渴望透過 side project 讓自己更快樂、有成就感。 我自己常常發起屬於自己的 side project,大多數在當下都沒什麼用,但可能在日後突然串了起來,在某個專案中起了絕妙的用途。 因為這樣,我常常被誤認為是有創意的人。 但我其實不是有創意的人,而是嘗試過一百種當時不可行的辦法,並且記錄、分類、保存下來。 因此 side project 對我來說,就是用來失敗的。 那我是怎麼遇見想要的 side project 呢?...

哈囉,朋友 或許你也曾聽別人說:「我對於人很感興趣,所以想從事 UX 相關的工作。」 至少我跟上百位學 UX 的朋友聊天時,這是最常被提到的理由。 對於從事 UX 相關職業的想像通常包含:可以數位遊牧遠端工作、可以研究人們的行為、薪水落在還不錯的區間等等。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最近流行的潮名詞:多巴胺職業。 我認識的一位 SEO 專家邱韜誠 Frank,提出了這個有趣的概念。 多巴胺職業相對於傳統職業,更能帶給人們成就感、意義感以及創造性。 因此人們很容易受到多巴胺職業吸引,渴望從中獲得熱情與成就的自我實現。 ▋UX 相關的工作是什麼? 與 UX 相關的職業,目前主要集中於資訊軟體產業裡面的產品經理、UIUX 設計師、UX 研究員等職位。 因為 UX 這個趨勢崛起,來自蘋果電腦。 以用戶體驗為中心,打造符合人性的產品,獲得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蘋果電腦在賈柏斯的領導之下,重新定義了「產品設計」,成為地球上第一家市值超過一兆美元的科技公司。 用戶體驗設計,就是蘋果電腦的祖傳靈魂配方。 ▋UX 在業界的現實 蘋果電腦帶著 iPhone 征服許多人,Mac...